北京豪格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咨询热线:

4000-333-163

韶关上坝村21年来400人死于癌症

2015-06-05 来源:本站 作者:admin tag:

韶关市大宝山矿区废水流入横石河,让沿河的上万农民受害,而这里还远不是它的终点。横石河汇入滃江,滃江汇入北江,北江汇入珠江。源头镉超标16倍的矿区毒水,虽然被不断稀释,却犹如悬在珠三角上亿人口头顶的达摩克斯之剑,一天不彻底治理,就随时可能遗祸众生。而这些水,已经绵绵不绝流淌了近40年。

“只要知道来自上坝村,菜没人买,米没人要,工没人招。”在翁源上坝村,治保主任何寿明告诉记者。泡了40多年的矿区毒水,从1987年至今,全村已经有超过400人死于癌症,不少人有结石病、皮肤病。

从1970年开采至今,大宝山矿区长期使用剥采方式,废土露天堆放,一遇下雨,泥水和洗矿水直流而下,含有大量的致癌重金属元素,如镉、铅、砷等,并含有高浓度的硫酸。

由于对洗矿水一直缺乏治理,大宝山下游深受毒害。上坝村从上世纪70年代以来,持续出现癌症患者,每年因癌死亡几十人,最近一位患肝癌过世的村民何文伟,36岁正值壮年,生前花费40余万元做手术仍告不治,死后遗下两个孩子,全家返贫。

“为了减少洗矿水的污染,我们不是没有出钱出力。”大宝山矿业有限公司的有关人士告诉记者,他们刚刚斥资1000万元,分别加高矿区出水的两座拦泥坝高度,沉淀矿区水泥沙后。但专家说,这样依然不安全。

在两坝之一的铁龙拦泥坝上,记者看到,酱黄的洗矿水从矿山奔流而下,虽然被刚刚加高的坝子拦住,暂时停歇、沉淀析离出部分泥沙,再从一侧的出水口迂回流入横石河,但依然是鲜艳的红黄色。一位生态环境与土壤专家说:“大坝加高后,据说可以增加100万立方米的库容,但水中含有重金属,水呈强酸性,根本就不会跟着泥沙沉淀在拦泥坝里,而依然会毒害整个流域的植物、动物和人。”

据华南农业大学教授林初夏提供的测试数据,横石河水即使稀释1万倍,水生物还是不能在里面存活超过24小时;由于每吨废矿含有可产生相当200公斤浓硫酸的金属硫化物,从源头到50公里开外,河水都可以测出酸性,直侵下游北江。

在大宝山矿区门口,三位等车的女士说:“下雨时,整条河都是红的,我们都叫横石河‘红河’。”

为了让村里的3000多人喝上安全的水,2006年1月25日,作为“广东省农村饮水工程”的一部分,当地政府和大宝山矿业公司联合投入1341万元,建成上坝水库。3公里的水渠,将收集的雨水和山泉水,无毒的水引入上坝村,村民不用再喝横石河水。但是,由于水渠露天没有顶盖,一遇下雨天,山体滑坡的泥沙就直灌水渠,即使不堵死水渠,“泥浆水”一喝一口沙,无奈之下,只能重新喝重金属超标的水井水。

“在日本名古屋大学教授樱井次郎的帮助下,本来我们已经联系上日本领事馆,可以借助他们无偿援助的‘利民工程计划’,争取到60万元资金,为3公里水渠加上顶盖,让村民喝上清澈的水。但是当地有关人士说‘我们的事不用外人插手’,愣是不签上报证明,项目至今没法申报。”在上坝村进行土壤污染控制与修复试验的广东省生态环境与土壤研究所周建民博士告诉记者。

除了黄泥,水库水最近还被测出细菌数超标近千万倍。村里去年争取到西门子资助的“绿色村庄”项目,免费获得净水设备,但村民每户一个月要花9元电费。“村民靠田吃饭,种出来的东西自己不能不吃,却卖不了什么钱,哪来的钱付电费?”村干部告诉记者,大宝山矿每年给每个村民发放不到10元的农业损失补偿,从来没有上调过,“40年物价涨了十多倍,如果补偿也能调整,至少能把电费给出了。”

大宝山毒水流了40年,难道只能束手无策?周建民说:“有一种成本低的办法,至少可以把危害人体的重金属从水里分离出来,这就是石灰过滤法。”万洪富介绍,水体呈强酸性,而石灰是碱性的,假如在毒水经过的地方,设置几排石灰乳筛,让水中的重金属和碱发生化学反应并沉淀,便能大大降低水的毒性。

上一页 上一页 近年中国部分重大水... 【返回】 下一页  珠三角9个城市1/4市... 下一页
一分钟  了解电解水 豪格品牌 体验馆 水知识  大闯关

分享

咨询  返回 顶部

全国营销中心地址:深圳市南山区松坪山路5号嘉达研发大楼A栋6层

邮箱:service@haogelife.com

关注我们:

工作机会 | 网站使用条款 | 隐私声明

京ICP备12030226号-1 版权所有©2016 豪格